()将近一个月没有露面,估摸着,肯定有不少人要骂我是个太监,可事实上,我这段时间也是一肚子苦水没处去倒。

六月初,责编联系我,转发给我一封繁体字书写的投诉,投诉的大概内容是:这部作品,有抹黑某地人民的行径,另外,也有“妄图分裂”的意图,并声称要将我举报到该地的各大媒体以及某重大单位。

我只是个在上班之余码字赚点零花钱的小小写手,如此罪名加在我的头上,真是让我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我不禁在想,我都干嘛了?我写了什么?我想来想去,我也只是调侃一下媒体公开报道的一些事情,表达一下我的个人看法,这其中,多数还是虚构的故事情节,可即便这样,也触动了某些人的神经,所以,本书被某些人用自己一贯的“特权”举报了。 . .

辛辛苦苦写了一百多万字,我很不愿看到这本书只是因为某些人的不爽,便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我心想,我一个屁民,惹不起您,总躲得起您吧?所以,本来已经在准备进行收尾的我,在忽然被举报之后,只能修改了章节内容,然后停止更新,担心对方咬住不放。

时至今rì,我不知道那位几千公里外的“贵人”是否还在关注着这本书,或许,他在看到我修改内容并且断更之后,便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与快感,从此不再对这本书多看一眼,可是,将心比心,我心中不禁想问他一个问题: . .

我们是否平等?如果我们平等,为何你们在鼓吹所谓的YLzì yóu的同时,偏偏要用自己的“特权”来剥夺我的那一点可怜的zì yóu?我早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但时至今rì却还不能理解。

多说无益,在此,向所有关注本书并订阅本书的读者们道个歉,另外,本书会尽快完结,从此保证,下本书,再不和某地扯上任何关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