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L度娘。飞了多少年民航的飞行员,对民航的成本控制极为敏感,尤其是飞行时间达到十几二十年以上的老资格飞行员,对整个中国民航改革开放后的快速发展时期,一直到现在的全部过程都有亲身的经历,机场越来越多、航线越来越多、航班越来越多、飞机越来越多,而航空公司的成本,也越来越高。

拿首都机场为例,如果空管下令某架飞机推出候机楼机位,那么飞机就将进入排队起飞环节,从这个时候开始,飞机的引擎就必须一直处于运转状态,但繁忙时期,有些航班甚至一个小时都无法起飞,每多耽误一分钟,航空公司就要多承担巨额的油耗成本。

降落也是一样,耽误二十分钟以上,油耗成本将以万元为单位增加,高昂的成本,使民航每公里的费用高出铁路与公路太多,而光是燃油附加税与机敞设费,就将大量民航的潜在用户拒之门外,受成本原因所困,民航竞争力一直无法得到质的提升。

但是,dc11的综合表现,足以让航空成本下降一大截,如果航空公司采用东辰的航空发动机,整个民航领域,都将迎来一次突飞猛进。

机组人员对这台新型发动机的表现极为兴奋,而经过长达48小时的不停机运作,引擎全过程也均未出现任何异常,也证明了这款引擎拥有可靠而且强大的持续飞行能力,如此一来。飞机的可利用率也就更高。

48个小时的持续不停机运行之后,张文浩将所有的机组人员召集起来,国际民航的行规是新引擎的下线测试,除了强度试验、吞咽实验、包容性试验之外,还必须要满足三千小时运行时间才可以批准装机测试,这个过程对张文浩来说太过繁琐,而小二对这台发动机所有的参数都了如指掌。可以在几分钟的时间内,对所有参数进行过万小时的模拟实验,而且模拟实验的结果。无限接近实际试验,所以,张文浩准备按照自己的套路出牌。也就是,略过适航证的申请,直接装机测试。

虽然这是一个违反规则的方式,但规则都是人制定的,张文浩使用未来科技与小二这台极其精确的超级计算机结合,对这台发动机的任何零部件性能与耐受力,都有着极为深入的了解,所以,张文浩决定让发动机先吊挂上飞机,直接进入地面吊挂测试。

既然要吊挂上飞机进行地面测试。那么就必须要经过机组人员的同意,所以,张文浩才召集机组人员讨论,是否愿意提前进入吊挂阶段。

机组人员多少有一些顾虑,不过这种顾虑只是一种针对现有规则的本能。一开始,所有人都觉得,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方式有戌险,但是,所有人又都明白,这台发动机。就目前体现出来的性能来看,绝对是拥有划时代意义的全新发动机,所以,现有的规则,也并一定真的适合这台发动机。

经过协商之后,机组人员同意先进行吊挂测试,不过,机组人员的态度是吊装测试没有问题,但试飞不能太过仓促,他们需要先熟悉这台发动机的地面性能,然后再决定何时真正进行试飞。

张文浩对此也没有意见,眼看发动机已经下线十多天,并且经过了除了规定时长之外的所有测试,再耽误下去,恐怕等这台发动机真的上天,至少也要等到下半年去了,先进行吊挂,在机组人员熟悉与放心之后,再谈试飞的事情。

四台在实验室经过试车的发动机被运送到商飞在中海郊区的试飞机场,这个试飞机场有一条超标准设计的4f跑道,不光是商飞自己使用,军方的大型运输机,也多次转场到这条跑道进行加、减速测试、起降测试与侧风测试。

这条跑道的标准很高,长度达到4200米,宽度也达到惊人的70米,即便是世界上最大的飞机,前苏联的安225巨型运输机也曾经在此完成过起降。

对737与320这两种小型干线客机来说,起飞距离上的需求大约在22002500米左右,在这条跑道上,737、320等飞机完全可以加速到起飞速度而不起飞,剩余的距离也完全满足飞机从起飞速度到静止所需要的刹车距离,是一个地面测试的绝佳场所。

机组人员以及东辰的技师直接在试飞机场驻扎,技师班底用了两天的时间,将东辰从南航购买的两架飞机的发动机全部拆解下来,并且将东辰的dc11引擎安装到位,而机组人员在休息了两天、吊挂完成之后,立刻进入了对dc11的进一步测试进程中。

最先要测试的,就是这四台新引擎在飞机上,与飞机操控系统的配合灵敏程度,发动机启动与停止的响应速度、对油门的响应速度与灵敏度等静止状态下的测试。

虽然dc11是全新设计的引擎,但是在兼容规格上,与市面上所有的引擎一样,可以完美吊挂在737、320这两个系列的全系列机型上。

当两家飞机完成发动机更换之后,机组人员分别登上各自的飞机,测试的总工程师指挥两架飞机引擎同时启动,发动机涡扇的反应速度非常快,转速很快便提了上来,并且发出了轰鸣之声,随即,两组机组人员开始不断提升发动机的供油量,使发动机迅速达到全力运转状态,随后立刻收回供油量,并且在降至低速状态下的时候,将发动机熄火。

整个过程非常顺畅,发动机对机组人员的控制响应非常灵敏,并且由于设计的理念先进、材料强度大,dc11比一般的发动机更容易在短时间内进入到最大推力状态。这一点,在实际运用中,可以相对减少飞机的起飞距离。

点火、加大供油量、减少供油量、熄火,整个流程在一天之内,被机组人员重复了60多次,四台发动机一直保持极为灵敏的响应状态,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第二天。机组人员五点半就起床,一直到夜里十点钟,将前一天的测试流程再次循环了90次。依旧没有出现任何异常情况。

第三天,90次,一切正常。

如此完美而准确的响应。让机组人员对dc11的信心提升了许多,寻常发动机,在两百多次连续启停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两次启动失败,亦或者是启动响应速度较慢,但是,在dc11上,每一次的重复测试结果,都非常的完美。

三天的测试,让东辰的技师以及机组人员无比兴奋。而试飞机场的商飞员工和领导,对东辰的测试也非常的感兴趣,由于东辰使用的生产线,就是商飞转让给东辰的,所以。这些人也将dc11当做了半个商飞产品,一直在关注着东辰对这台引擎的测试。

第四天,机组人员已经厌烦了不断重复,却没有任何异常的启停测试,他们主动要求将原本五天的启停测试提前停止,进入下一步的动态测试。

所谓动态测试。就是要完全解除飞机的刹车系统与地面固定装置,然后让飞机能够正常在地面低速推进,而飞机在机场跑道间不依靠牵引车行走的话,需要**完成加减速、转向等动作,而飞机在很多状态下,都需要**去完成这些动作,例如排队起飞、转向进入跑道、降落后转向离开跑道区域等等,这种时候,最需要的,就是两侧发动机对油门的准确响应。

飞机如果在地面完成转向,靠的,主要是两侧引擎的推力差,以及前轮导向轮的转动,所以,一瞪机要进行转向,立刻会改变两侧引擎的推力平衡,一侧提升推力,或者一侧降低推力,亦或者两侧同时完成各自推力的升降,这种时候,引擎的灵敏度就显得极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