婶婶故作惊讶道:“是啊,子真,你不是子真的好友吗?”

余声一头雾水地摇头,那婶婶却笑着摇摇头:“嗨,你看我这记性,子真是鹤轩的字。他师从南老先生,十二岁时就破格得到了老先生的赐字,丰家鹤轩,表字子真。难道子真没和你说过?”

余声整个人僵在原地,没有回答。

丰鹤轩……没和他说过。

甚至他都听不明白,什么叫做表字,什么叫做赐字。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丰鹤轩从来都是听他说,偶尔给他讲两个野史里的故事,他便非常高兴地听着。而他会给丰鹤轩讲什么事情呢?无非就是村里头的谁捕上了几十斤的大鱼,又或是村里头哪家今天开了荤煮了肉,办了一次大宴。

村长的那次大宴,余声激动地和丰鹤轩描绘了许久,但是丰鹤轩却没太大反应。

而如今,婶婶语气温和地说道:“赐字的那一天,丰家摆了三天三夜的流水宴。每天摆下一百桌,宴请整个南方的宾客。这只是赐字。子真加冠的那一次才是真的隆重,丰家十天十夜的流水宴,一共三百桌,宴请天下豪杰。前菜是八道野味……”

全渔村的人都知道,村东的那位丰家大少爷很有钱。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丰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地位。

婶婶越说,余声的心就越凉,婶婶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什么讽刺或者尖酸的话,她的语气很平和,笑容十分和煦,带着大家闺秀的端庄气质。然而,余声却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定住了,只会一下下地点头,老老实实地听着。

到最后,婶婶临走前,笑道:“不过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之前南边那次起义,丰家受了点磨难,家里也出了点乱子。你是子真的好友,子真能在养伤的时候碰到你,真是一件幸事。等过两天子真离开时,我相信他一定会把你也带走,你可是她难得的好友呢。”

婶婶话音落下,却听旁边的丫鬟笑着说道:“到时候也可以请余先生喝杯喜酒,少爷回去后就该成亲了。”

余声浑身僵住,却见婶婶狠狠瞪了一眼那丫鬟,然后无奈地转首看向余声,笑道:“你瞧我这丫鬟,就是嘴碎,好大一桩喜事,这么快就泄露出来了。不过她这丫头说的也对,你是子真的好友,子真一定会请你喝杯喜酒。不过这桩婚事子真其实也不是很满意,只不过为了重振丰家,他是丰家大少爷,他该做什么他自己心里清楚,说起来也是惭愧。”

不过多时,婶婶带着丫鬟离开了小破屋。

目送着她们远去的背影,余声忽然就没了力道,整个人靠着房门往下滑落,最终瘫坐在了地板上,坐了一整夜。

白棋然拍摄这幕戏的时候,ng了数次。顾沉泽就站在旁边看着,看着这个小朋友一脸惨然地瘫倒,看着这个一向没心没肺的家伙变成这样失魂落魄的样子,他目光幽沉,到最后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只觉得心里五味杂陈,连喉咙里都泛着苦涩的味道。

拍完这场戏,整部电影已经到了尾声,只剩下三天戏份就要完结。

白棋然刚刚补完妆,顾沉泽便走了过来,靠在化妆镜旁边,淡笑着垂眸看他。

白棋然装作没有看到对方,起身就想走,谁料后者却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抬步走到了他的身前定住。漆黑深邃的眸子微微垂下,用沉静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小朋友,顾沉泽嘴角微微勾起,轻笑道:“快到最后几场戏了,需要我帮你对戏吗?”

白棋然身子僵了僵,干笑道:“不用了,顾影帝。”

顾沉泽低笑:“叫我顾沉泽就好,小朋友。”

白棋然闻言一愣,片刻后才回过神来。他用手指着自己,诧异道:“你在和我说话?”

顾沉泽轻轻颔首:“是啊,白小朋友。”

顾沉泽身高189,白棋然大约184的身高,他如今俯视着对方的模样,还真有一种异样的长者风度,相当沉着冷静。

但是白棋然可不乐意了:“你就比我大五岁,你凭什么叫我小朋友?诶不对,按照生日来算,你就比我大四年零一个月三天!你凭什么叫我小朋友!”

顾沉泽尾音微扬:“哦?你看样子很了解我的资料?”

白棋然摆摆手:“我十几年前就倒背如流了好不好,这还叫了解?”

顾沉泽笑眯眯道:“那你都知道我什么?”

白棋然下意识地说道:“我知道你的身高体重,知道你的生日,知道你最不喜欢吃香菜,知道你非常能吃花椒。还知道你好像很喜欢锻炼,明明刚出道的时候才185,现在居然长到了189了,你说说看,这到底是不是锻炼的结果……”

声音忽然顿住,白棋然一脸呆滞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这才发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顾沉泽似笑非笑地看他:“对我这么了解?”

白棋然大舌头地说道:“我……我我是因为我妈喜欢你!我小时候她天天在我的耳边念叨你,她是你的超级粉丝,所以我才知道的好不好!我一点都不关心你,一点都不了解你!”

顾沉泽笑道:“你现在还和你妈住?”

白棋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没啊。”

顾沉泽又问:“那你每天和你妈通话?”

白棋然:“……也没啊,两三天一次吧。”

顾沉泽轻轻颔首,低低地“哦”了一声后,才道:“所以,知道我现在189,是你自己了解的事情,不是你妈天天在你耳边告诉你的了?”

白棋然:“……”

抱着这样一种郁闷的心情,白棋然和顾沉泽继续拍摄接下来的戏份。两人早已合作默契,虽然现在镜头一结束,白棋然就恼怒地瞪着顾沉泽,可是并不影响拍摄进度的顺利。

等到两人最后一场床戏的时候,白棋然再次脱去了衣服,只留下一件又薄又短的内衣。他一抬头,便见顾沉泽早已躺在了床上,笑眯眯地打量着自己,还朝他招招手,做了个口型。

白棋然:“……”

谁想上你的床啊!做梦!!!

话是这样说,该上的床,那还是得上去的。只是这一次,非常奇怪的,白棋然和顾沉泽居然ng了。

小小的屋子里自然不可能容下所有人,除了几个专门负责的摄像师外,所有工作人员都在外面直接看虚拟屏幕上的影响。然后他们就惊讶的发现,两人的床戏总是进行到一半就出各种意外,不得已地要停住。

令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是,这一次居然总是顾沉泽出错!

白棋然脸色通红,皮肤滚烫,他被顾沉泽压在身下,两人的下半身被被子遮掩住,却都早已高高挺立。这一次又一次的床戏让白棋然的兴致全部被挑拨起来,前戏做了无数次,他的胸口早已敏感酥麻,快|感也一次次地侵袭上大脑。

可是最重要的地方总是不得舒张。

被紧身衣包裹住的地方真是太折腾人了,等到顾沉泽又一次ng时,白棋然愤恨地拉下他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轻声骂道:“顾影帝,你到底有没有演技,你会不会演戏!你到底还要ng几次!你能不能快一点进入正题?!”

却听顾沉泽轻轻地笑了一声:“你要我进入正题?”

白棋然理所当然道:“那当然啊。”

顾沉泽意味深长地说道:“那……我就真的进入正题了。”

当导演地下一句“开始”响起后,白棋然一如既往地吻上了顾沉泽的嘴唇。

这一次他表现得相当主动,因为在剧情里,余声自知配不上丰鹤轩,决定要真正放手。所以这一晚他是来道别的,他将所有以往连他都说不出口的荤话全部一股脑的说出来了,他用最热情的身体来回应丰鹤轩,他要铭记住这个晚上,铭记住这个自己这一生唯一爱过的男人。

这里在vip群里,看完记得回来继续看下文。

两人感受着最后的快感余韵,场外的导演也惊喜地直拍大腿。

这场戏结束后,道具组的人便打算上前处理道具,然而导演却忽然拦住了他们,一脸严肃地说道:“让演员再感受一下现场,我觉得这幕戏拍得非常好,顾沉泽和白棋然都终于抓住了感觉,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之前的一些戏份再重拍一下。”

白棋然脑子里晕乎乎的,根本没听清导演说了什么话,顾沉泽倒是挑眉笑问:“齐老,您是想重拍什么戏份呢?”

齐导演笑眯眯地转过头,上下看了顾沉泽一眼,道:“我要拍什么戏份,小顾……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顾沉泽微微一笑,没有再吭声。

当天戏份结束后,白棋然回到自己的宿舍里,在客厅里辗转反侧。当他听到一道门铃声后,他赶紧地跑过去开门,然后在看到那个男人时,赶紧收敛住了惊喜的表情,冷哼一声:“干什么?”

顾沉泽靠着门框,笑道:“余声因为射在里面没有清理好,所以生病了。你呢?”

白棋然没想到这家伙会说的这么直白,他脸上一红,骂骂咧咧道:“我……我什么我?我很好啊!你干什么,到底有没有事,有事就说,没事就给我滚蛋!”

放在以前,白棋然绝对不可能对顾沉泽说出这样的话,甚至不要说是顾沉泽了,就算是任何面对一个前辈,他的态度都非常恭敬。

然而现在,他却直接要让顾沉泽滚蛋。

顾沉泽闻言却也不恼,他似笑非笑地看着白棋然,就是不吭声。过了半晌,白棋然倒是按捺不住了,见顾沉泽始终不说话,他的眼睛渐渐泛红,心里莫名地就涌上了一丝委屈。

被上的人是他,也是他心甘情愿地允许顾沉泽做那种事的。可是现在,顾沉泽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知道自己喜欢顾沉泽,甚至喜欢了那么久,但是顾沉泽……说不定只是在玩他呢?说不定换上任何一个人来演这部电影,顾沉泽都会这么照顾。

这么的一视同仁。

眼见着这小朋友眼睛红得都快要流出眼泪了,顾沉泽终于不再逗弄他,他轻轻捏着这软乎乎的脸蛋,忍不住地笑道:“在想我以前也演过床戏,是不是对其他演员也这么坏?”

白棋然不理他,一下子拍开那只手。

顾沉泽再次伸手,捏上那软软的脸颊:“之所以愿意不用裸|替,白小朋友,因为对象是你。”

白棋然正准备再拍开这只臭手,听了这句话,动作却一下子僵住。

只听顾沉泽低醇的声音继续响起:“或者说,之所以你能成为余声,是因为……我同意了。因为是你,所以才可以有《摇桨声》,也因为是你,才可以有我的余声。”

白棋然怔怔地抬头看着顾沉泽,却见对方薄唇微勾,一双好看的丹凤眼早已笑得弯起。顾沉泽用宠溺无奈的目光看着自己,语气怅然地说道:“你说你,在金盛奖上是不是一直在说我坏话?真当我没有看见吗,你对你的朋友……好像是楚言?你一直在和楚言说我的坏话。你说我这个人又冷又傲,你说我眼睛长得脑门上,你还说我肯定拿不到金盛奖影帝。”

白棋然喃喃道:“可是你确实没拿到啊……”

顾沉泽神色一凛:“那是你咒我的。”

白棋然忿忿不平道:“我又不能决定奖项,你这是污蔑!”

顾沉泽却毫不在意地“哦”了一声,又道:“我说是因为你诅咒我,就是你诅咒我。”

“你胡扯,是你自己没拿到!”

“白小朋友,因为你诅咒我,所以我没拿到影帝。”

“你简直是污蔑!!!”

“反正是你诅咒我。”

“顾沉泽!你怎么是这样的人!你冤枉我!”

顾沉泽轻笑着伸手揽住了眼前的青年,一边顺手带上了门,一边将这小朋友按在了墙上,他笑着低首,语气低沉地说道:“怎么办,你诅咒我,害我没拿到金盛奖的影帝,那你得补偿我,嗯……就补偿我一辈子吧。”

他低下头,用热烈温柔的吻堵住了小朋友接下来要反驳的话。

十一年前,白棋然永远想不到,他会和那个白衣飒爽的年轻演员在一起。

正如同十一年后,他也想不到,他居然会和这个男人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偷偷摸摸地做那种事。有了导演的暗中帮助,他可以尽情地亲吻这个男人,也可以用全身心地演绎出这个角色。

余声缠上了丰鹤轩,只是短短七个月的时光,他却将一颗心交给了这个男人,然后亲自送这个男人离开。他当着这个男人的面,恶狠狠地说出自己的计谋,说出他只是为了报复才和对方在一起,只是想要让这个男人也尝试一下被人抛弃的滋味。

丰鹤轩自然是不信的,直到他赶到余声的家里,看到了那一幕。

那看到那个他唯一喜欢的小痞子,那个总是挑衅他、说他没吃饱饭的小痞子,此刻正在与渔村里最寡廉鲜耻的寡妇上|床。他看见他最爱的那个人,在他的面前,上着别人。

他看着这个人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甚至说出世界上最恶毒的话语:“丰鹤轩,你是不是没上过女人啊。我告诉你,女人的身体才是天底下最软绵绵的东西,和女人做|爱才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

那寡妇咯咯笑着:“小余,你倒是动啊,姐可等着你呢。”

丰鹤轩不信:“余声!你说过,那天在芦苇荡里,你是第一次!”

但是余声嘲讽的笑声却将他最后的坚定全部击溃:“我说什么你都信?大少爷,你有没有脑子啊,我都多大的人了,我会像你一样是个雏?你还真别说,你那根也就那样,比咱们村子里的刘二愣要差多了。”

那寡妇打了余声一下:“小余,你还和男人做过?和几个男人做过?刺激吗?”

余声笑哈哈道:“不多不多,也就四五个吧,你看到这个丰大少爷没,他是最后一个。我觉得还是女人好,又软又香,对吧李姐。”

这一幕,看得丰鹤轩青筋崩起,而余声的那些话,却让他身体里的旧伤再次复发,心口一热,忽然便喷出了一口鲜血,洒在了地板上。

丰鹤轩颤抖地抬头,本以为会得到小痞子心疼的关怀,谁料那张漂亮精致的脸庞上却满满的是厌恶,余声冷冷道:“丰大少爷,你要吐血也别在我这屋子里吐啊,脏了我这地板,难道你去擦?”

浑身的血液在这一刻全部凝固住。

丰鹤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中的,他始终不信,那个小痞子会这样对自己。但是他派去的丫头却告诉他,在他走了后,余声一直和那李寡妇在屋子里头颠鸾倒凤,完全没看他一眼。

得到这个消息的丰鹤轩再次吐了一口血,昏了三天,直接被婶婶和老管家连夜带回了宣城。

而他自然也不知道,当他离开房间后,李寡妇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就这么喜欢那小子?”

这句话让余声忽然僵住,他干笑道:“没有。”

李寡妇抽出了身体,笑道:“都哭成这样了,还说什么没有呢?年轻真好,你这样的小朋友我是见多了,就算你有喜欢的人了,你李姐我也不会管你。但是在上我的时候你都没办法勃|起,我可不想和你这种小朋友再胡闹下去了。”

余声伸手抹了把脸,这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李寡妇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按照村东边那个丰家大少爷的性格,估计还是不会信你的。我在你这屋里头再待一会儿,等到他确定了再走。”

余声一边擦眼泪,一边点头。

李寡妇坐在床边,看着余声用手指轻轻摸着地板上那块血迹,不停地摸着。她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到最后,她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不和他在一起。”

房子里是一片寂静,过了许久,余声才哑着嗓子说道:“他是宣城丰家的大少爷,他是天上的凤凰,我是山里的土鸡。他和我在一起,就没办法继承家业,他只能当一个山野村夫,他应该可以重振家族,他可以走到更远的地方,只要不和我在一起。”

李寡妇冷笑道:“你如果相信他,就不该这么做。选不选择成为山野村夫是他的事情,谁说他就想当什么丰家大少爷了?还有,谁说他没了家族就会是一个山野村夫了,他也可以凭借自己东山再起啊。”

沉默了良久,余声才道:“李姐,我是男人,和我在一起,他永远会被人嘲笑。就算在这小渔村里,只要知道我和他的事情,他就会被人骂一辈子。他会被人用鸡蛋打,他也会被人用烂叶子砸。对于他们来说,两个男人在一起就是罪恶,我和他这辈子都见不得光。”

李寡妇哈哈一笑,起身就走,但是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转过头来,骂道:“老娘最瞧不起你们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了,管别人的看法干嘛,就算当年村里小孩都往我院子里头砸牛粪,老娘也全部接下!老娘还怕他们?我这一生就只剩下几十年了,痛痛快快地过,那才是最重要的!”

说完这段话后,李寡妇关上了门,余声却仍旧坐在地上,摸着那片血迹。

许久之后,他却听门外响起了一道低哑的女声:“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余声缓慢地抬头,笑着说道:“李姐,我没有喜欢过人,我只爱过一个人。我觉得我爱他的时候,连生命都可以不要,我爱他的时候,只要他好,我的尊严和自我,都可以随便地被我自己践踏。我懂你刚才说的话,可是……我更想他变成世界上最好的那个人。”

此时的余声也不知道,丰鹤轩再次吐了一口血,被自己的家人带回了宣城。

当他听说丰家人已经离开村子后,他连夜划着小破船来到那栋废弃的木屋里,痴傻地坐在那张冰冷的床上,一个人睡了整夜。

三十年后,宣城丰家的家主回到了这个小渔村。

说是渔村,其实也不是。这里已经没有了渔村,发展成了一个繁华的小镇。冷峻严肃的老者站在一片芦苇地前,目光平静地看着,他的身后站了一排的下人,丰家早已再登辉煌,靠的不是联姻,却是这位家主的魄力与手腕。

丰家下一任的继承人叫做丰遇声,名字是由他的伯父、也就是当今家主起的。

丰鹤轩一生未娶,到临老时却喜欢上了听戏,最喜欢听《芦苇荡》。

如今他站在这一大片广袤的芦苇地里,即使这里已经大变了样,他也能看出当年的木有。村东的丰家木屋,变成了一间酒楼,村西的小破屋……却也成了一家茶馆。

丰鹤轩神色怔然地站在这家茶馆前,迟迟不敢上前一步。他害怕见到那个人,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就这么站在茶馆前,也不说话,就是看着,直到一个老妇从茶馆里出来开始招呼客人。

身体一下子僵住,丰鹤轩看着那陌生的老妇人,无奈地笑了起来。

他拉过一个路人,送上了一块碎银子,问道:“请问老人家,那人是谁?”

路人一看银子,激动地赶紧收下,连连道:“李寡妇啊,那是李寡妇,茶馆的老板娘。”

三十年前那张风韵犹存的脸顿时浮现在了眼前,丰鹤轩喉咙里全是苦涩的味道。过了片刻,他笑道:“原来这是老板娘,那请问老板呢?他现在过得如何?身体还好吗?有了几个孩子?”

谁料一听这话,那路人却诧异道:“老板?哪里来的老板?”

丰鹤轩微微怔住。

只见这路人一拍大腿:“嗨,您是误会了,这茶馆只有老板娘,没有老板。因为是李寡妇一个女人开的,所以咱们大伙就叫她老板娘了,没有您城里头那么多的规矩。”

丰鹤轩的手指颤抖起来,过了许久,他才声音沙哑地问道:“那……那原来住在这里的余家阿声呢?”

这路人摇摇头,困惑道:“余家阿声?这是谁啊?”

路人的声音大了些,茶馆里坐着的一个老人家笑道:“余家阿声?不就是那个无赖小痞子吗!他都死了二十九年了,怎么还有人记得他?是谁还记得他啊,我看看……啊!您是不是……是不是当年村东那丰家的……”

在听到那个字时,丰鹤轩早已僵在原地,好像一切的声音都远离开了。

死了二十九年……

死了……

死……

隔着一层水幕,只听那老人家道:“是了,您当年和那余声的关系可好了,经常往他家送礼物哩。那小子也是苦命,二十八年前咱们村被上头提成了镇子,他没赶上那时候,他死的时候正好村子里头闹饥荒,他就一个人划船跑到芦苇地里去了。诶,说起来那片芦苇地好像离您家挺近的,就是村东那块地。他死的时候已经是皮包骨了,是溺死的,可能是哪天晚上掉进水里了,肚子又饿没力气,所以才没游上来吧。”

丰鹤轩往后倒退了一步,浑身全部都没了力气,他咬牙看着眼前那老人家,气势威严地呵斥道:“你不要信口胡言!我当初送给他许多东西,他绝对可以活下去,他有钱,他……”

“那些钱余声没动啊,他死后好像有个遗嘱,全部送给了李寡妇来着,所以李寡妇才开了这茶馆。”老人家胆颤地继续说道:“您不信,您问问李寡妇啊,她可是知道得比我都清楚哩。”

丰鹤轩转过头,便见那个身形弯曲的老夫人站在了不远处,正望着自己。

那张脸早已没了当年的美艳动人,但是丰鹤轩这辈子却不会忘记,那天在屋子里,就是这张脸的主人和他唯一爱过的人一起,给自己留下了一生的梦魇。

李寡妇带丰鹤轩来到了屋子里头,将那三十一个小箱子全部搬了出来,放在丰鹤轩的面前。李寡妇让丰鹤轩打开,丰鹤轩却是不动,这老夫人笑了笑,自己把箱子全部打开了。

里头的东西,丰鹤轩全部记得。

有上好的补品,有很多银子,还有一些书籍纸砚。

李寡妇笑呵呵地说道:“这些东西都是当初余声死后说是给我的,我没花。您别听他们外头胡说,这茶馆是我打拼下来的,我怎么可能花余声的东西呢。这些东西余声死都不肯花,我要是花了,我做鬼也不心安啊。”

喉咙好像被人掐住了一样,丰鹤轩抖着身体,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李寡妇却是笑道:“您想问我,为什么余声不肯花?是啊,二十九年前我也问他,你为什么不肯花,你要活下去才能有更多的希望。但是他和我说,不花这些东西,他或许还能再撑一个月,但花了这些东西,他的心就死了,再也没有可以念想的东西了,他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这些东西啊,是他的命根子,丰大少爷,您说我能花吗?”李寡妇抬起眼睛,平静地看着眼前这位华贵庄严的人,忽然就笑了:“您真年轻,余声死的时候恐怕都比您看起来要苍老很多。那天他又去划船,我说你都饿得没力气了,干什么还要划船。他说,就是死,也要去离那个人最近的地方死,然后三天后,我们就找到了那艘破船,他的尸体也被打捞上来。”

丰鹤轩整个人踉跄地快要往后摔倒,喉咙里一阵腥甜,一口血倏地喷出口中。

房子里,只有他和李寡妇两人,见他这样,李寡妇目光一滞,接着笑道:“您这样倒让我想起了三十年前。您也是这样吐了一口血,然后离开,但您倒也不知道,我那时候真是被你们这两个人折腾死了,余声就根本没硬起来过,您这种人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看不出来,还相信他的鬼话。是了,您也肯定不知道,您走后他一直哭,还一直擦您吐的那口血,也不嫌脏。”

丰鹤轩眼眶通红,唇角渗出血丝,早已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他浑身颤抖地看着那琳琅满目的箱子,看着里头积了灰的东西。李寡妇的话每一句都刺在他的心口,他几乎快要瘫倒下去,只剩下一口气支撑着。

他跌跌呛呛地转身,想要去看一看那个地方,谁料李寡妇却忽然又笑了起来,她低声道:“丰大少爷,您能转过身让我再看您一眼吗。”

丰鹤轩怔怔地转身。

却见这位李寡妇早已是眼泪流下,但是却仍旧笑着说道:“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才值得一个那样无赖的人掏心掏肺、不要脸面和尊严的去爱。”

电影结束在一片悠悠的摇桨声中。

水波轻轻荡漾,木桨缓缓发声,一个单薄瘦削的身影撑着孤单的桨,穿行在昏黄绚烂的晚霞中。忽然,他的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余声!”

那人猛地转过身,表情先是惊讶,最后变成了惊喜。

他笑着挥手,高兴地大喊出声,然后一个失足忽然落入水中。

都说人快死的时候,总会提着一口气,想见到那个最重要的人。这个痞子硬生生地等了三天,终于听见了那一声呼唤,仿佛来自彼岸的呼唤,让他义无反顾地跨越过了船沿,一脚踏入水中。

还是在这样一个地方,一个气质雍容的老者坐在船头,痴傻地看着那一片碧波荡漾的水面。在晕黄的日光中,时间仿佛倒流,他再次回到了年轻时候的模样。一如既往的俊美,一如既往的儒雅,光是第一眼,就让那小痞子沉迷进去,开始每天过来骚扰。

这人坐在船头,先是笑,最后开始哭。

他哭得肝肠寸断,哭得仿佛要将心思掏尽。

到最后,他站在船头,好像看到了一个虚渺的幻影。那是那个人第一次划船带他出来的时候了,他坐在船中央,那人就站在船尾划桨,划着划着,那人开始吹起了短笛,笛声悠扬轻缓,带着一片轻悠悠的摇桨声。

时间好像匆匆流逝而去,时间又好像一直静止着。

画面渐渐暗去,只听“噗通”一道落水声,一切化为寂静。

当白棋然在顾沉泽的私人影院看完这部电影后,他一边哭,一边郁闷地捶打身旁的男人,哑着嗓子道:“你说你,你为什么那么晚才来,你为什么不能早点来!”

顾沉泽拉住他的手,无奈道:“我还要怪你呢,为什么骗我?”

白棋然才不理他,继续骂道:“就是你的错!”

顾沉泽拉着小朋友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道:“是是是,都是我的错,听到我的心跳没,看到电影里的你那张脸我也心惊胆颤,只比你差一点鳄鱼泪了。”

白棋然恼怒道:“你才是鳄鱼泪!对了,别让小言知道我哭了,他肯定要笑我。”

为自己演的电影哭成这样,这种事真是太没面子!

顾沉泽轻声应下,揽着自家小朋友安慰着,等到白棋然不哭了,他才笑道:“要不然,我们以后的孩子也叫遇声吧。顾遇声,很好听。”

白棋然却是摇头:“我的孩子才不要和别人同名呢!”

顾沉泽想了想:“那顾遇笙?笙箫的笙?”

想了想,白棋然才满意地点点头,表示赞同。

见着小朋友这副“我就勉强答应你了”的模样,顾沉泽忍不住地哈哈大笑,心里的那点沉闷也消散不见。

『余声,你就是我的余生。』